茶叶成“期货”上家自称被坑,下家财货两空


事发之后,心叶茶轩大门紧闭

东莞警方调查后认为无法立案,建议当事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文/图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唐波

短短两个月不到,东莞商人李梅(化名)入货的大益“千羽孔雀”从17万元一件,飙升到34万元。按照市值,她投入的90万元已经升值为180万元了。然而,当她向上家提货时,却被告知无法交货;更为恼火的是,已经打入对方账号的货款也无法退款。

在东莞,与李梅有同样遭遇的还有60多人。上家叶某告诉他们,自己也是中间商,自己的上家“跑路了”,所以无法和客户对单交货。目前,东莞警方介入调查后认为,无法构成立案,建议当事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下家财货两空

李梅是东莞万江石美茶叶市场的一名茶商。炒茶一夜暴富的神话,在这里频频上演。2019年11月22日,她在市场一墙之隔的“心叶茶轩”老板叶某处,订下1801批大益牌普洱茶“千羽孔雀”,一件单价17.85万,交付全款后,约定2019年12月20日到货。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内,李梅陆续向叶某订下大益珍藏孔雀、大益1901批沧海、大益洞天福地等系列的普洱茶,单件价格从七八万到二十多万不等。“总共投入90多万,没想到了提货日期,对方却说无法交货了。”李梅告诉记者,按照行规,订货人全额交款,货期到后提现货;也可以委托上家老板代销。在事发之前,不少人尝到甜头。然而,到2020年1月中下旬,订货人不但无法提货,叶某也无法退款。

跟李梅一样,在叶某这里交钱订货的还有60多人,有实体店商家,也有专门炒茶的投资者。一名张姓女士拿出一沓“送货单”说,她的本金有370多万,跟叶某交易的流水账有500多万,起初确实赚了一点;另一名专业投资者刘先生则告诉记者,他本金520万,按照目前的市值,他的货已经涨到了800多万。

“我们当中本金最多的高达2000多万,最少的也是数十万。”李梅坦言,做这一行主要靠人品和口碑。叶某是万江石美村人,曾经做过当地的村干部。“看上去很有实力,豪宅豪车很多,之前也经常给我们看他存的好茶,我们都很相信他,所以根本没有签订合约。”

李梅说自己是第一次投资普洱茶

上家自称被坑

心叶茶轩,是一家不起眼的小茶店。事发之后,茶叶店大门紧闭,但不时有神情焦灼的下家出现。

事发之后,叶某给下家们提供了他们之间的转账记录,记者发现其中涉及资金超过1亿元。目前,已经有65名下家联合起来,向东莞警方报案,称叶某涉嫌诈骗行为。

东莞万江警方相关负责人昨天向记者表示,经过深入调查,此案暂时构不成诈骗行为,因为叶某没有跑路,也如实向警方提供了信息;警方认为这属于投资行为,有投资就存在亏损的风险,他们已经建议当事人走法律途径解决。东莞市公安局3月29日出具的《不予立案通知书》也显示,因该局审查认为“无法证明有犯罪事实”存在,所以暂不立案。

记者致电叶某,叶某表示“我也是受害者”,随后挂断电话。叶某此前接受媒体采访称,承认欠下家货值近8000多万,但自己也是受害者,他的上家谭某直接欠他本金有一亿元。现在谭某不露面,也不接听电话。

截至记者发稿之时,包括李梅在内的当事人以及心叶茶轩老板叶某都已分别报案并向法院起诉。

投资炒茶须当心

记者采访发现,买卖双方如此庞大的资金量流动,居然连一纸协议书都没有,当事人唯一能提供的书面证据只是一张普通的粉红色送货单。而送货单上加盖的“东莞市万江心叶茶轩”公章,与店面注册名称“东莞市万江心叶茶叶商行”也不符。

广东宝威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唐胜利提醒广大投资者,类似期货性质的投资,当事人一定要考察企业的实力和资质,以及它运作的本质。

万江茶叶行业协会创会会长郑旭深谙茶叶交易规则。他介绍说,期货风险主要是先付钱,然后在规定的日期里(15-30天不等)提货。这个“空当”(15-30天不等)就成了无数炒家的博弈窗口期。由于期货交易中信息不对称,大家套现、做空单、卖现补期等各种交易操作层出不穷,一旦现金流断裂就会导致连锁反应。

东莞市茶叶行业协会会长卢树勋提醒消费者,茶叶首先最主要的是品喝,然后再是升值的价值。如果变成炒作,只看包装,不认品质,就违背了市场的经济规律,对消费者、茶商,甚至茶企都会带来不利影响,也不利于茶行业的良性发展。

编辑: 宝